杰克刀长五十米

杰克的雾刃真的有50米

圈名开膛手
吃裘杰
会耿直地要求红心蓝手和评论
热度和内存两个都要
(还有成绩)

没有内容的沙雕。
是乙女(?)同居设定。
能接受的话,请。

“裘克。”
“?”
“我要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说。”
“杰克经常翘二郎腿,对吧?”
“是。怎么?”
“他的dick是不是不太好?”
“……”
“无所谓,反正他用不着。”
――――――――
“小姐?”
“?!”
“在您下一次使用手机的时候,”他的脚步声传来,“请小心背后。”
我打出一行字。
“祝你好运。”
那边没有回话,但他的房间里似乎很热闹。
明天又要拖地了。
这么想着,我打开了物理作业。
End.

感谢观看。
顺便打劫红心蓝手和评论。

【裘杰】秋风亲吻大地

是给 @遇今人、 的点文
本来是裘杰的亲亲,但这一行为只占非常少的篇幅。
意识流。
能接受的话,请。
Summary:秋用落叶吻着大地
                      你用指尖吻着书脊
                      我用目光吻着你
        窗外的秋叶像春雨一样落下,又顺着风淌到地上,各自汇成黄绿的海。
       他又开始看书了,正如秋天又一次到来。
       书有什么好看的?我不明白。从油墨印刷的一排排小字里,我实在找不出什么妙处。不像他,容易沉浸其中,就比如现在――那一页被他翻来覆去看了至少五分钟了。
       这就是我们的不同之处。我总是静不下心来,去思考那些复杂的东西,像是所谓意境和思想感情。
       松树新生的针叶比春天少了许多,薄薄的一层,覆在树梢,像是提前来到的霜雪。
       他坐在那里,温柔的线条在自然光线中分外清晰,又被咖啡的香气变得模糊――不同于书中所谓的大理石雕像,反而更像是跟浴室里蒙着水汽的镜子映出的倒影。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一团缥缈的虚影。如同伦敦街头氤氲的雾气,似乎随时都会消散,又在我眼前旋转、升腾。
      是什么让他选择了我?
      我甚至没有勇气站起来,确认这一切是否真实。只能在脑海中想象:
       一条乳白色的丝带在空中飘扬,拂过枯木斑驳的枝头,未作停留。
        但,这只是想象而已。
        丝带会受重力向地面坠落,雾气则永远萦绕在枝头。
      在现实当中,他站起身:
      我们交换了一个吻。

第一次尝试少女画风。
感谢观看。
顺便打劫红心蓝手和评论。

50fo点文


主要是因为每天中午都有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没办法静下心学习,干脆写文。

1:300以下短短短篇
2:从我的文里挑一段,我告诉你我写的时候在想什么、这一段的含义和你想知道的其它东西。
3两个都选
范围裘杰,大概还有他们的单人向。

最后,理论上1取前三,2取前5。每人只能选一个选项。
形式大概是文字,有小概率是照片。

100fo之前持续有效。

占tag抱歉

月考年级68
前200大概都能上一本线
老师:“你们上一本,稳了!”
听到这句话,我背后一凉。
好像,有个人也经常说“稳了”。
他是谁呢……
总之,还是继续努力比较好。

《谁杀死了知更鸟》三


@路晚曦
@遇今人、
一起写的联文
好短啊

《谁杀死了知更鸟》三、

Summary:『他们走在寒夜的冷风中。』
裘克独自沉思着。
夜幕时分,华灯初上。白天的台前没有他的戏份,幸而晚间的幕后也没有。这是唯一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白天的闹剧已经平息,在难得的闲暇里,裘克坐在长凳上,望着看客们离去时心满意足的背影,脑海里回荡着那对璧人的身影。
他是谁?
无论如何,他都是比我更好的情人。
在这样的岁月里,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如何有余力保护像她那样的水仙花呢?
放手可以,只怕放手后仍旧没有好的结局。
他应该和那些贵族少爷不一样吧。
不行,我还是得找他谈谈。
“您想找谁,先生?”
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像是脑海里天使的低语。
裘克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像条上岸的鱼。
他就在那里,微微颔首,衣袋里插着玫瑰,虽然上面的露水早已干涸。
裘克躲闪着他的目光,无数话语在脑海里盘旋,却无法出口。
“那么,先生,您不愿开口的话,我就把那位幸运儿当做自己了。既然如此,”他微笑着破解无形的尴尬,“您一定愿意带我四处转转,对吧,裘克先生?”
“当然。那么……先生,您想去哪里?”
“随意。”
他们走出了马戏团的帐篷。直到表演开始,这里都是冷冷清清的。
裘克走在衣着整洁的贵族子弟身边,悄悄落后一步,模仿起前人的姿态来。
“裘克先生?您顺拐了。”
“!……抱歉。”
“这无关紧要。只是,“杰克抽出胸口的玫瑰,抛向路面的尘土,“您是否过于紧张了?”
裘克垂着头,沉默不语。
“我想说的是……关于……”沉吟半晌,裘克开口了,“关于……”
“关于谁?”
“……凯瑟琳娜。”裘克并没有说出这句话,因为它不是声带振动的产物,而是唇间微弱的气流。
“您是担心我会变心吗?大可不必,”他弯起眼睛,“除非发生意外,我是不会改变心意的。”
他的眼神暗了暗,似乎沉浸了在回忆中。
裘克抬起头,悄悄地看着他。
他的表情多么虔诚啊!果然,谁都会被她的魅力吸引!
“原上帝保佑您。即使他不保佑,我也会一直祝福你们的!”
这句话触口而出。
“当然,我不是说上帝不会祝福你们,只是……”
裘克在原地停了一会,又有点懊恼地追上去,拦在杰克身前。
“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她。”
杰克有些惊讶地看了他,随即露出了然的微笑。
“当然。”

“那么现在,可以带我领略一下这个城市的美景了吗?”

@路晚曦 轮到你了。你带杰克去。

A叽相关脑洞

友情向

1
爱丽在梳头。
叽叽充满怨念地看着他。
爱丽:“别看我啊,就算你没头发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呵,天真。”
叽叽召唤了吹风机。
吹掉了爱丽正在梳的假发。

“你又没头发,买吹风机干什么?”
“有的时候泡面太烫……”

2
爱丽喝了一口叽叽杯子里的水。
“你这水……味道有点怪啊?”
“哦,那个是蒸馏水。”
“你喝蒸馏水干什么?”
“我不喝蒸馏水,只是以前上学的时候,发现冷凝水的温度特别适合饮用。”
“……原来这就是你被水杯牵制的原因。”

差距
我决定以后单人tag只打裘克

【微裘杰】搞笑,他们是认真的

有毒的段子
没什么内容
重度ooc
p5为时装100条衍生,每件时装都是独立的。
能接受的话,请。
1
关于鬼脸披肩:
        黄衣之主来到庄园的那一天晚上,杰克推开自己房间的门,看见了裘克。
       “杰克,你以后还是少用鬼脸披肩比较好。”
       “为什么?”
       “它可能是黄衣之主失散多年的弟弟”
2
关于情人节礼物:       
        情人节那一天傍晚,杰克约裘克来到圣心医院二楼。
        裘克忘了给杰克送情人节礼物,现在慌得一批。
        “裘克?”
        “什么事,亲爱的?”
        “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往远处看。”
        '杰克很记仇,他带我来这里,一定有套路'裘克心想。
        “……你要告诉我,这是你为我打下的江山?”
        “不是。”
        “你要告诉我,生活不仅有排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不是。”
看来真的是礼物。裘克有点愧疚。
        “……我还以为你又要套路我。看来是我想多了。你要送我什么?”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3
关于小白曾经的40米大刀:
        宿伞之魂来到庄园之后,双监管模式。
        求生者并不知道,但这一局是杰克和宿伞之魂。
        杰克把慈善家扔到一台人皇机旁边。
        “听好了,皮尔森先生,今天我会放你们走,请安心修机。”
        杰克走开了。
        慈善家周围形成了雾区。
        心跳出现,但他没有在意。
        小白路过,在远处看见慈善家,打了他一下。
        小白突然想起杰克是佛系,于是悄悄      溜走。
        杰克没有发现慈善家受伤。
        慈善家被队友摸了起来。
        第二天,裘克在求生者中听到如下传闻:
        震惊!杰克假装佛系骗恐惧震慑只为做推演?
        慈善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挨两次打。
        毕竟他除了在照杰克的时候用完两个手电筒以外什么也没做。
4
        杰克、厂长、红蝶、鹿头在圣心医院二楼打牌。
        裘克在楼下挂人。
        “哎呀,这副牌少了一张黑桃A呢~”
        “不用担心,美智子小姐。里奥,能帮我把裘克叫上来吗?”
        “(大声)裘克!”
        哐哐哐哐哐砰!
        “叫我什么事?”
        “裘克,你过来一下。”
        “?”
        “近一点。”
        “这里这么多人……不太好吧……”
        “左臂对着我。”
        “???”
        杰克从裘克衣服上拿走了一张黑桃A。
        “没事了。你去抓人吧。”
        “?????”
5
        杰克宿舍的空调坏了。
        ”好像是电线烧坏了啊……亮铜你去修一下?”
        “让白纹去吧。他导电性比我好。”

【裘杰】猫

迟到的七夕贺文
没什么内容
本来是裘克死然后杰克和别人结婚的美好故事。
但是我懒,不想写太长。
重度ooc
虽然这里根本没有体现人物性格。
总之,
能接受的话,请。

1
        裘克是一只猫,流浪猫。
        他曾经是贵族的猫,但他的主人破产了。
        男主人被女主人杀死,留下一个小男孩。
        男孩名叫杰克。
        杰克被远方亲戚收养,寄人篱下。
        裘克喜欢他,但杰克已经不能养猫了。
        好想陪在他身边啊,裘克想着。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出现了。
        ”你是上帝吗?“
        ”不,我是庄园主。”
        庄园主把裘克变成了一棵苹果树,长在杰克最喜欢的公园里。
        在苹果花第一次开满枝头的时候,杰克从树下经过。
        裘克努力引起他的注意。
        许多花掉在杰克头上。他抬起了头。
        “嘿,你好啊。”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杰克有空的时候,就会来树下坐一坐。
        有时言笑晏晏,有时满身伤痕。
        他受伤的时候,裘克总能听到他说:
        “如果我是他们满意的样子该多好啊。”
        裘克很伤心,他想安慰杰克,想说他很好,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是一棵树而已。
        杰克的伤痕越来越少,笑容越来越多。
        但裘克并不开心,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太舒服。
        杰克成年了,他成为了艺术家。
        他成名了,有了金钱和名誉,但他看望裘克的时间变少了。
        当裘克以为杰克不会再来的时候,杰克带着一幅画来到了树下。
        画上是一只猫,猫的身上有许多红色的花纹。
        “我要走啦,”杰克说,“我出生的时候就有人告诉我,我的爱人是一只猫。”
        “他、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他',一定是我小时候养过的那只猫……”
        杰克笑着把画放在树下。
        “我会去寻找他的。画上是我的猫。我不在的时候,就由他来陪伴你吧。”
        又能看到杰克曾经的笑容了。裘克很高兴。
        一只有红色条纹的猫?裘克没有印象。
毕竟,他只是一棵树而已。
        杰克走了,树下的画在日晒雨淋中褪了色。
        公园要被拆除了,听说是为了建立一座纪念馆,纪念一位画家。
        裘克要被砍倒了,可他并不在意。
        自己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呢?他已经不记得了。
        公园里举办了一场画展,到处充斥着黑色和白色。
        好无聊啊,裘克心想。
        一抹红色突然出现。
        一只有红色条纹的猫走过来,趴在了树下。
        啊,裘克心想,它和我见过的一只猫一模一样。

2
        杰克死了,在情人节那一天。
        失去意识之后,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
        “我已经死了吧?”
        “嗯。你罪孽深重,所以下一世,你和你的爱人无法终成眷属。”
        “真是可惜啊,给他的情人节礼物都还在我口袋里。”
        “…对了,关于我的下一世,我能提个要求吗?”
        “可以,但是你必须漂泊很多年。”
        “没关系啊,反正我下一世也不会记得。能让我知道下一世,我的爱人是什么人吗?”
        “……他是一只猫。一只有着红色条纹的猫。”
        “好的。那么,可以允许我保留这一点记忆吗?”
        “可以。请上路吧。”
        杰克生来便是贵族。
        他三岁之后,父母给他买了一只猫。
        一只有着红色条纹的猫。
        之后他的家庭支离破碎,收养他的亲戚不允许他养猫。
        据说猫被送到了国外,因为它稀有的皮毛。
        杰克打算长大之后,去寻找那只猫。
        生活很艰难,他没有朋友,只能找一棵苹果树倾诉。
        “还是没办法对人坦诚啊。他们为什么不喜欢真实的我呢……如果能找到只猫做伴,状况会好很多吧。”
        他成为了画家,有了足够的时间和金钱。他掌控了这个社会的命脉。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他了。
        孤独随之降临。
        于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清晨,他踏上了旅途――去寻找一只猫。
        多年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又出现了。
        “你是否愿意放弃?”
        “不行啊,我上一世的礼物还没有送给他。”
        “可是你还要很久才能找到他。”
        “那就把我变成一只猫吧,和他一样的猫,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他的模样。“
“只有这一个原因吗?”
        ”……我还想做他做过的事,看他看过的世界。”
        杰克最终也没有找到,但猫的寿命是有限的。
        他又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人们正在举办杰克的画展,已经物是人非。
        杰克看不到熟悉的东西,除了那棵苹果树。
        他倒在树下。

3
        裘克死了,在他的爱人的第三个祭日那一天。
        失去意识之后,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我已经死了吧。”
        “嗯。你罪孽深重,所以下一世,你和你的爱人无法终成眷属。”
        “啊,他杀的人和我一样多,他过得很苦吧。”
        “嗯。……你可以提一个要求,和他一样。但是下一世,你不能继续做人类。”
        “那有什么关系,只要能陪着他就够了。”
        “你做不到。他后半生都在为一只猫漂泊。”
        “啧,什么猫?”
        “一只有着红色条纹的猫。”
        “那我就做一只猫好了,有红色条纹的那种。”

——The end
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你爱的人你不一定能找到,但爱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感谢观看。